花滑宋楠

时间永恆..

人心呢?
-5 经验值。说者「这‧‧‧是哪?我怎麽会在这?」众人听到艾提娜回此话时纷纷都惊讶了下, 小弟我读书方法就是狂看死背,不知道各位大大是否有特殊的读书方法可以分享 给大家当作回忆 回味 及閒聊一下!! 都要收看电视里的新闻节目,不看不快? 是-5 否-4

4.你在没有心情上班或上学的时候,会请假休息一天? 是-6 否-7

5.心情不好的时候,你通常睡一觉就好了。ont color="black">1. 本版区严禁注音文、火星文 等 违者一字 -2 扣到 10分至为止。

店名: 公正街包子店
营业时间:24小时不打烊
地址:花莲县花莲市中山路199-2号

接近呜呼哀哉的地步!今天,终于找到一点时间了!

前言:

话说,这地球上有两种人,男和女(癈话)

男人呢,也分两种,大枪和小枪(那种枪自己去想:redface:)

在军旅生涯的第一步,也是人生中的一大步

---->赏鸟<-----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分隔线老大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本次背景主题曲: 我有两支枪  <---下载原曲试听


我有两支枪,长短不一样,长的打共匪、短的打姑娘x2

慷慨激昂,奔赴炮场、衝锋陷阵谁敢当,誓 把妹妹都上尽、高唱凯歌还故乡!

我有两支枪,长短不一样,国家把它交给我,打炮责任不能忘!


精神答数:雄壮 (大声) 威武  (高昂)严肃(1,2) 刚直 (1,2) 安静(1,2)  坚强(1,2)  确实 (1,2)  速捷(1,2)  沉著 忍耐  机警  勇敢     答数

想必大家都记得新兵训练中心时,第一次与大家共享时这种喜悦?

(如果你认为看别人的很快乐的话啦)

这时,不禁想比较一下,到底是老子我的大呢,还是你的大

当然,这个世界是没有永远的赢家的!

这时不禁想到,林觉民义士的”与妻诀别书”

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!吾作此书,泪珠和笔墨齐下,不能竟书而欲搁笔!


为什麽,平平大家都吃米长大,为什麽我的不一样!!

这好像不甘他的事!!

如果,你是那个赢家,嗯,恭喜你啦,得到一个上可攻下可守的利器!:smile:

话说,小弟下部队时洗澡是有隔间的,所以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可以这样互看

不过,常有学长会来比较一下,久而久之就习惯了

有天呢,我排部卫浴更新工程,听说是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不知那个连长提议的事

时间久到没人记得,这个就厉害了!

不是我自夸,我们国军这种”拖”的实力可棒了,如果当共军攻台时,我们军方采取这种

”拖延”战术,哈!到时死是谁还不知道呢!加上我们国军近年来实力”大增”,”草莓炮弹”拼命发,

(号称射程可达100公里,实际上只有30公里,要不,可能会打错)

再把一些精神病验退的弟兄当作间谍送到对面去,扰乱军情,这又是一绝了!

要不,最恨一招!大官的儿子

这可是国防机密中最后一条”极机密”阿!把大官的儿子,像连伯伯的儿子,陈扁扁的儿子(不要以为

他当过兵就可以免了,扁扁的儿子当兵,用屁股想也知道怎麽当,大家了解就好),一些各县市议会员

的儿子亲戚之类的,通通都送过去,用台湾精神”贪,懒,黑”来反化共军,反正”别人的儿子死不了”(台语)
:redface:(不好意思,又离提了)

因为工程问题,所以我们排部人员必需到另一个排部洗澡

另一个排部就没有像我们这样的隔间了,所以又回到了赏鸟时期了

而另我最期待的就是和号称”南港大老二”的学弟一起洗了

还没洗之前,常听到有学弟在讨论,为什麽一个这麽痴呆长相的人

可以拥有这麽大支的东西呢?

而加上,”南港大老二”学弟,三不五时调整炮管位置,不禁另我们好奇

有大到可以调位置这种实力,实在太可怕了!

这时,自己又要检讨,为什麽我从来不用调,它自己就在固定位置了!:what:

这时不禁想到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(永远都没来过)

我轻轻的招手,作别西天的云彩(再见了,没见过面大枪枪):crying: 


终于,有天我找到一个机会和长相痴呆却有大支恅实力学弟共浴了

(是很多人一起啦,不是只有我们两个):redface:

洗著洗著,我就”不小心”看到这号称神兵利器之一的”大支恅”

天阿:bigeye:老天,你也太不公平了吧!你是把5人份的放到他身上是不是?:crying:

我这样玉树临风,却没有,为什麽阿?


这时,下定决心放假去行天宫拜拜,问一下为什麽会这样!

看来,独孤九剑中的”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。>
1.不喜欢吃的食物, 最近家裡的水喝起来怪怪的,总觉得好像有一点怪味
怕怕的,想去卖场买一台淨水器回来
在家人们的讨论之 圣诞节的时候,型性格,

这次的月经不但量少 而且都不会经痛 已经四天了 量都很少
这次的月经是在正常週期完之后的月经 却怪怪的!!
月经来之前的徵兆还是有 长痘痘 涨奶 胸部按压会痛 肚子也有闷或涨 但是只有一次而已

之前有过性行为
对于每个爱鞋,爱舒服,爱休閒的人来说,一双软塑底,帆布鞋面的2013新款 圣克鲁兹 c 横纲日本料理位在龟山的中兴路上
价格平易近人  不会很贵  食材新鲜
今天跟女友中午去用膳   点了 梅定跟竹定套餐
价格分别为 480与680 两人吃的挺饱的
从装盘来说可以说有上流餐厅的水准
坐在吧台前 被风吹著走的落叶, 不是他的意愿,旁人看似孤单的存在,只是无 />
智商:80


白羊座性子过急, 旧报纸妙用14招

541339_377748858968739_463755185_n.jpg (206.92 KB,
也请大家给我建议~ 分的哀悼,t color="Navy">”今天算小的了”
:sleep:

另一个学弟更说,”我从第一次看到,就好想帮你打手枪喔”:surprise:

原来,学弟是想要体验一下,握著那麽大一支是什麽感觉!

(这也是,虽然没有,但是握一下也不错,就像去拜拜,你又不是彿像,所以只好摸一下福气褔气)

讲得我也有点想呢!

说著说著,我们一群人打算用武力让他就范,往著大老二学弟走去!

接著,大老二学弟说了”过来晚上就不要睡太熟,小心你的屁股,我一个多月没放假了”

你说,我们会过去吗?


ps 我有一支枪本为国军军歌

原词如下,有兴趣著可对照

原词:

我有一枝枪,扛在肩膀上,
子弹上了膛,刺刀闪寒光。请使用[img]正确的贴图语法分享,

    违反者版主会PM给会员 限期改善 未改善扣分删帖 -10 好文值。脸叹了一口长气,艾尔看我好像十分疲倦了,开口对我说「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?昨天你不也激战过后吗?」我表情十分哀伤,声音颤抖者回道「不...没关西,都是我的错...」艾尔看我十分自责,随后安慰我说「这是战场上时常有的事情呀,不是你的错」我听不进艾尔对我讲的话...[艾提娜明明就在我的眼前被捉住,我竟然眼睁睁的看者她受伤!?]我心裡想者,越想越懊恼!站了起来,卡森看我站了起来,要往外面走,随之问道「要去哪?」我没理会卡森直接往外走

我出了医护室,一道烈阳直直洒在我身上,我有些刺眼,随手伸了起来遮蔽,当眼睛稍微习惯后,我才慢慢的把手放了下来,我在街上失落的走者,随意的进到了一家店,这店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人还到挺多的,我走到了柜檯,随便找一个位置失落的坐了下来低者头,柜檯这的位子一个人都没有,老闆在柜檯内看者我,我还没点喝的,老闆随手就做了一杯滑到我的面前,我看到这杯饮料有些疑问,抬起头对者老闆说道「抱歉,我没点这杯」老闆擦者器具对我回道「没关西,我请客」我不太好意思的回「不好吧,我还是出个钱好了」老闆有些生气的拿者水果刀对者我说「哼!我在圣城开了几十年的酒店,我请谁喝酒有谁敢不收!?小鬼!难道你要破例吗!?」我被老闆的气势深深惊吓到,有些无奈的对老闆回道「是是是,我喝就是了...谢谢您呀」老闆把水果刀放下,「哼!」,继续擦者器具,我拿起酒杯轻微摇了下,心想者[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酒呀]稍许的喝一些,当我一喝时有些惊讶,这酒跟村子裡喝过的人说的完全不一样,他们说酒喝起来苦苦的,有的还很烈,但是这酒完全不会,反到之还有一些清芳的感觉,随之我直接一口气把剩下来的喝光,老闆微笑者问我「如何?感觉不错吧?」我把酒杯放下回道「是呀,这是什麽酒呀?」老闆突然停下手边的工作直看者我,我有些惊慌警戒,感觉这个老闆疯疯的不知道等会又干麻...

老闆又把头转回去继续擦他的东西,我完全不知道这老闆头脑到底在想些什麽,老闆随口问道「年轻人,你是外来人?」我没回应他这个问题,反之问道「老闆,请问能再来一杯吗?」我刹那看到老闆头顶冒青筋,我震惊下,老闆狠瞪我,随说「杯子拿来吧!」老闆的声音有些大声,店内的客人,把头纷纷转到我们这看,我轻轻的把杯子传递回去

随后我回道「是呀,昨天到这的」老闆有些不高兴的回道「现在才回我,不觉得太晚了?」我坐在那裡,除了无言还是无言,心裡直想者[这老闆真的疯疯的...]老闆把新做好的酒又滑了过来问道「小子,看来你好像很自责呀」我拿起杯子回「您怎知道?」老闆笑了一下回「拜託,你以为酒店是干麻的?」我不懂他的意思「干麻的?不就喝酒吗?」老闆听了回说「唉,小鬼就是小鬼,就是有你们这酒店才会热闹呀」我越听越不懂,随之喝了一口,老闆继续讲「我在这坝檯也站了几十年了,多少名留青史的战士或者是一败涂地的无赖坐在这裡过」我听了有些好奇问「喔?那他们都只是喝酒??」老闆看我一下摇摇头回道「喝酒?人呀,一碰到麻烦事情,或者不如意的事情就是碰触酒精,想说酒精能麻痺自己,并且在那捞捞叨叨一堆,至少来我这裡的人大都是如此」我笑了一下回「这样呀,那老闆您不就很辛苦?」老闆看者我说「说辛苦也还好,能从旁人那听取一些经验,也是不错的事情,况且他们心情已经够糟了,难不成你要扫了他们的兴,对他们说『只会喝酒还会干麻,不如快去解决事情』?拜託,来此这解闷的各各是壮丁,我这老骨头敢想还不敢说呢,况且他们不来消费,我又怎来个钱赚?」我边看者老闆的表情变化还有他的口气语调随之笑了下回说「哈哈,是喔,那他们喝醉该怎办呢?」老闆把刚刚擦好的器具边放到原位「喝醉?醉了都醉了又能怎样呢?」老闆站了起来,对我使个眼色小声说「你看角落那边」我把头转了过去回问「哪边?」老闆小心翼翼的指向一个坐在椅子上,桌子满满是空酒瓶的男人,我把头转回来问道「嗯?他怎麽了吗?」老闆拿者杯子洗者回「他呀,原本也是一个战士,战积听说还不错」我有些不敢相信,又转头回去看了下回「真的还假的!?」那男人满脸鬍渣,披头乱髮,看似六神无主,衣服也没穿好,这样的人会是战士?老闆看我好像完全不相信,翻了下台下,拿出了他以前当剑士的照片给我看,我拿起来看时,真的感觉到有几分神似,但是也差太多了吧...

照片中以前的他看起来就是自信满满有者大将之风,现在却是悽惨落魄活像个讨饭者一样...老闆把洗好的杯子拿起来边擦乾边回我「他也是战争负面的产物呀...」我把照片还给老闆问道「什麽意思??」老闆说「听说在一次的任务中,他亲眼看者他的手足惨死,后来他变的自暴自弃,十分自责每天找酒做朋友,到后来连所爱的人也离他而去,真是可悲呀...虽说那是战场上时常碰到的事情」我好像似乎能感觉的到他的感觉,我回道「来您这的人有很多都这样吗?」老闆想了下「当然并不是只有这种原因,还有很多事情呀,钱的问题,感情的事情,大大小小什麽事都有,酒店大概就是如此吧」我把我手上剩馀的酒喝完,问道「老闆,为什麽当初你会想开酒店呢?」老闆看者我回「要我去打打杀杀免了吧,我这身骨头已经做不了什麽轰轰烈烈的大事了,想想开个酒吧也不错,逍遥自在的,不用在那玩命,但是现在有些感叹呀」「感叹?」我有些疑问,老闆回道「看者人类在战争和平的背后,竟然老是因为一些琐事搞的心碎又累的,很感慨,有时会觉得为什麽我会是人类呢?不是吗?」我没有回应老闆的话,站了起来把杯子还给他回道「老闆,多谢招待了」随后我走到门口开了门,当正要出去时,老闆突然对我喊「年轻人呀!在追求自己的理想一路上总是有许许多多的障碍,儘管跌倒了,但还是必须往前走,因为这就是人生呀!」我转头对者老闆笑了一下随后走了出去

我走在街上,心情好了许多,大概得感谢刚刚那个怪老闆吧,突然有人叫者我,我转了头过去,看到雷对我打招呼,我回道「早呀」雷微笑者走过来,闻了一下对我问「咦!?你一大早就喝酒呀?」我有些惊讶的说「咦!?闻的出来?我只喝两杯而已」雷依旧微笑者回「你喝什麽酒?」我对者雷有些无奈的说「我不知道呢,我一去酒店,坐在柜檯,那老闆就直接把酒滑了出来说要请我,真的是个怪人」雷有些惊讶对者我说「喔喔~那是『定神酒』啦~」「定神酒?」我好奇者,雷回道「对呀,定神酒」我问道「这酒感觉不像酒呢」雷笑者回道「当然喽~这酒没什麽酒精,让人纾解心中的烦罢了」我有些惊讶的问「这酒能解心中闷!?」雷回道「恩呀,但也只是一时的啦~那家老闆每次都这样的」我头低了下来回「是喔...」雷接者又讲「不过呀,别看他个性古怪,他以前也是个大将呢!」我有些惊讶的问「他也是个大将呀!?还真是看不出来呢...」雷回道「嗯,对吧~虽然说退休了」我没有多说什麽,只是心裡想者[看来那老闆年轻时应该也有许多痛苦的事情吧...]

随之我问雷「剑队长身体有比较好了吗?」雷笑了下回说「哎呀~他回覆力可惊人的呢~那样的伤死不了人的」雷接者问道「艾提娜呢?她有比较好了吗?」我表情凝重了起来说「唉..虽说没什麽生命大碍了,但是...」雷看我很落寞的样子,安慰我说「别懊恼了,这不是你的错」我对者雷笑了下说「谢谢...」雷接者说「你要去吗?」我有些好奇问道「去哪?」雷表情有些沉重回道「战士告别式...」我没说话,雷看我表情好像有些无言,马上回「假如不要的话没关西」我想了下后回道「好,我要去...」随之我跟者雷走,走到了广场,仪式好像已经开始了,我看到大家正在默哀当中,过了一会告别式结束后,圣剑团走了过来,队长看到我们,走了过来挥了下手说「啊,妖精王呀~」我回应队长点了下头回「辛苦您了」一旁的士兵听到队长叫我妖精王惊讶的说「啊??这个小鬼就是妖精王!?」我随者这声音有些不是滋味的往发声点看过去,发现到他不是那叫做【尾伯】的人吗?果然很讨人厌,剑士们纷纷在那交头接耳的,不时还往我这裡看,我好像又变成一个焦点样,突然剑队长有些怒到的转头往后吼道「你们是女人啊!还是没见过男人!?婆婆妈妈的讲一堆有的没的!」

顿时所有剑士都安静了下来不发一语,我表情有些尴尬的回队长「没关西啦,习惯了~」队长有些无奈的回我「唉,我这群兵就是这样,不过看到妖精王这麽年轻,是人都会怀疑的,请您别见怪了」我笑了笑没说甚麽,随后雷问我「对了,你不是有同伴要加圣剑团?」我回道「是阿,卡森要加入‧‧‧」剑队长插者腰想了下回道「不然‧‧‧你等等带他到我们那报到好了」我疑问者回「那?」队长点了下头说「剑士训练场噜」我想了下,回「剑士训练场在哪啊??」队长说「到时问一下城裡的人就知道了,很好找的」队长转了身继续说道「那‧‧‧就先这样,我还有一些事情,先告辞了」我对者队长鞠了躬说「嗯!谢谢,一会见」随之队长带者整个队伍就走了

雷问「那你现在要干嘛??」「要回去找他们了吧,把卡森带去队长那」我回道,雷有些疑问的回「那你不加入?」我低下头想了下「不知道,到时候在讲吧」

我回到医务室,正要开门时突然门自己打开,卡森刚好走出来,卡森看到我面无表情的问「回来啦?」我把头转开小声回道「是阿‧‧‧」「心情有好些了吗?」卡森随后问我 我没回应他,随后艾尔衝忙的走了出来喜气的说「艾提娜醒来了!!」我听到这消息惊喜了下回「真的吗!?」一讲完我立刻跑了进去,喊者艾提娜的名子,艾提娜躺在床上看我衝忙得跑了进来,有些恍神的问道「咦?怎了吗??跑这麽急。方, 最近想买一台咖啡机但不知道要怎麽挑耶~
好像有分全自动跟半自动差在哪呢~?
看到朋友家新买一台咖啡机还可以打奶泡感觉很棒
它泡给我们的冰拿铁也好好喝阿~整个让我好心动

以上言论,
炸完食物时,有多高吧。 材料:波本威士忌50ml、蔓越莓果汁200ml、冰块1壶

Comments are closed.